耳鸣科普沙龙

关闭
播放
听音乐的方法
  1. 环境/设备:在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最好不要用插入式耳机。
  2. 音量:与耳鸣的响度差不多,就是说你仔细听可以听到耳鸣。
  3. 具体怎么听呢?不要做用脑的事情,保持全神贯注的倾听音乐,做到不去注意耳鸣,成功的状态是当耳鸣和音乐同时存在时,你只听到了音乐的声音,处于无耳鸣状态(详见音乐治疗)
  4. 时间:3次/天(睡前一次最重要),多于30分钟/次,1-3个月。
首页 新闻 医院风采 耳鸣科普 医生手术视频 耳鸣机制 眩晕康复
往期沙龙义诊
耳鸣治疗 医生经验交流 专家介绍 耳病的中医诊疗 论坛
TRT治疗  改善听力的治疗 - 手术治疗  改善听力的治疗 - 助听设备  经颅磁刺激治疗  声治疗  掩蔽治疗  药物治疗  转移注意力的方法  其它 
字体:

针灸治疗耳鸣临床研究进展
2015/5/14 10:36:16

针灸治疗耳鸣临床研究进展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 赵海音 张圣宏

 

耳鸣是指在无外界声源或电刺激的情况下耳内或头内一种自觉响声的感觉,一种以听觉外周和听觉中枢病变为主的、多因素作用的临床症状。根据流行病学研究[1~3],耳鸣的发病率达1030%,其中高龄者发病率升高。同时,耳鸣常会引起心理问题[4],如抑郁、焦虑等。因此,及时对耳鸣进行干预有着重要意义。因可引发耳鸣的因素较多,鼓膜、耳蜗、听神经、脑干神经核团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病理改变,都有可能产生耳鸣,而目前多数情况下很难确切的知道具体哪个部位发生了何种病理变化,因此治疗目标明确的西医对耳鸣症状的控制存在无的放矢的窘境,而中医由于从整体的气血平衡来考虑人体的健康状态,从调理机体平衡角度入手,不是针对局部,因此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其中的针灸在治疗耳鸣方面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且有较好的疗效,故本文就针灸治疗耳鸣的近十年研究进行综述。

1 临床研究

1.1 针刺

谭氏[5]以针刺枕颈部穴位为主治疗30例患者,有效率达77.3%,高于中药组的40.0%。张氏[6]取翳风、耳门、中渚等穴治疗40例患者,经治疗后所有患者的症状均有不同程度改善。杨氏[7]治疗54例患者,穴取耳门、听宫、听会、翳风、中渚、侠溪、风池、内关、颈部夹脊,总有效率达90.7%,且发现疗效与病程、病情程度等因素有关。马氏[8]采用左病右治调心通督针刺疗法治疗耳鸣,有效率达93.33%。单纯针刺即可对耳鸣有很好的治疗效果,其中调心通督针刺疗法疗效最佳,可见改善内耳局部循环,益心气是提高疗效的关键之一。

1.2 电针

李氏[9]采用电针分别对颈部及耳部进行治疗,同时检测椎基底动脉血流速度变化,结果发现患者耳鸣症状和其椎动脉、基底动脉收缩期血流速度峰值获得同步改善。周氏[10]采用耳周穴位电针结合颈夹脊埋线治疗并随访一月,结果显示有效率达77.4%,高于单纯耳周电针治疗(P0.05)。

1.3艾灸

季氏[11]采用温针灸治疗耳鸣,穴取百会、率谷、听宫、翳风、风池、外关、中渚、阳陵泉、足三里、太冲、三阴交、太溪。对照组只予单纯针刺,结果两组有效率都大于80%,但随访6月治疗组复发率低于对照组,仅为3.4%。范氏[12]采用艾灸治疗耳鸣,穴取耳门、听宫、听会、翳风、外关、合谷,再根据辨证选穴并予中药口服,有效率为85.71%

1.4 其他

于氏[13]选用川芎嗪注射天宗穴治疗72例患者,结果表明有效率为91.7%。王氏[14]同样采用穴位注射,亦有较好的疗效。此外临床上亦有头针[15]、耳针[16]、火罐[17]、穴位埋线[10]等方式,总有效率为77.4%~100%

可见针灸治疗耳鸣疗效确切,主要以耳周穴位及颈部穴位为主,再根据辩证、经络循行予以配穴。其治疗方法多样,包括体针、耳针、艾灸、穴位注射等,且同时采用两种及以上的治疗方式与单一治疗方式相比有较好的远期疗效。但大部分的临床研究采用耳鸣主观评价法进行疗效评价,缺乏心理及生活质量方面评价,在往后的研究中可进行相关方面的补充。

2讨论

2.1 中西医对耳鸣的认识

耳鸣的产生机制尚不明确,存在很多假设,主要分外周和中枢机制两大类,其中,在外周机制中部分学者认为大部分耳鸣与内耳供血障碍有关[18]。有研究表明耳鸣者脑血流频谱可出现异常[19],主要表现为:1Sp2> Sp12Sp1Sp2双峰融合呈圆钝波峰;3、收-舒峰间距增大或缩小,搏动指数及阻力指数的增加。对此,西医主要采用扩血管营养神经、抗抑郁、抗焦虑及高压氧等方式治疗,但效果并不理想[20]

中医早在千年前的《内经》中就对耳鸣的病因病机进行了阐释,《素问》云:“木郁之发,……甚则耳鸣眩转”,“厥阴司天,客胜则耳鸣掉眩。”在《灵枢》中又云:“耳者,宗脉之所聚也……故耳鸣。”,“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可见,耳鸣与肝火上扰、脾胃虚弱、肾精不足相关。同时《古今医统》云: “忧愁思虑则伤心,心血亏耗必致耳鸣耳聋。”由此可知心脾气血不足也是导致耳鸣的重要因素。此外,耳部又为手太阳小肠经、手少阳三焦经、足少阳胆经循行或络及。《灵枢》云: “三焦手少阳之脉……是动则病耳聋浑浑焞焞”。《医林绳墨》云:“耳之为病……实系于手足少阳二经见证也,不独肾之为然”。可见三条经络阻滞或经络气血亏虚,耳脉失养,也会影响耳的生理功能而致耳鸣。

2.2 针灸治疗耳鸣的机制研究及个人经验

针灸具有疏经通络、调和阴阳的作用。研究发现针灸能改善局部血液循环,增加局部血液供应,如风池穴能很好的改善椎-基底动脉血供[21-22],从而加快局部组织的修复。同时,耳周的电刺激能使听神经纤维发生超极化,使其自发放电率降低,从而抑制耳鸣[23-24]。与临床相对而言,针灸治疗耳鸣的现代基础研究欠缺,可能与耳鸣的病因多、机制不明、靶点不详、动物模型制造相对费时(需要动物行为训练)、模型质量难以控制(模型听力丧失、记忆改变)等因素有关[25]

    中医的经典理论认为“肾开窍于耳”,耳部疾患与肾(非现代医学解剖学的“肾”的概念)的虚衰有关,历代医家也多依从这个理论进行治疗。作者以为,肾虚与现代医学的免疫低下等相关,针灸对其治疗可从提高免疫、改善头部循环两方面进行配穴,这样疗效会较为明显。

具体治疗以改善脑部、耳部的循环为主要治疗原则,兼顾其中医五脏的虚实,进行阴阳平衡、经络疏通。一般每周2-3次治疗,15次为一疗程。 每次针刺20分钟,拔罐,加红外线或艾条灸。

 

 

 

 

 

 

 

 

 

 

 

 

 

 

 

参考文献:

[1]Heller AJ. Classification and epidemiology of tinnitus. Otolaryngol Clin North Am.2003,36(2):239-248.

[2]Mehanna R, Shaltoni H, Morsi H, etal. Endovascular treatment of sigmoid sinus aneurysm presenting as devastating pulsatile tinnitus. A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literature Interv Neuroradiol. 2010,16(4):451-454.

[3]徐霞,卜行宽.耳鸣的流行病学研究[J].中华耳科学杂志,2005,3(2):136-139.

[4]王洪田,周颖,翟所强,.耳鸣的心理学问题[J].临床耳鼻咽喉科杂志,2003,17(1):14-15.

[5]谭开强,张冲,刘明雪,.针刺、中药、西药治疗神经性耳鸣疗效对比研究[J].中国针灸,2007,27(4):249-251.

[6]张永臣.针刺特定穴治疗神经性耳鸣40[J].针灸临床杂志,2010,26(6):47.

[7]杨鸿飞,刘巧英,纪晓杰,赵明.针刺治疗神经性耳鸣临床疗效对比研究[J].针灸临床杂志,2011,27(9):19-20.

[8]马广昊,陈婷婷,孙常俊.左病右治调心通督针刺法治疗耳鸣45[J].针灸临床杂志,2014,30(8):46-48.

[9]李石良,李辉,史榕荇,.耳鸣患者电针治疗前后自觉症状与椎-基底动脉血流速度变化的初步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3,5(11):6-9.

[10]周歆,阮经文,李滋平,.颈夹脊穴埋线配合耳周局部穴电针治疗神经性耳鸣近、远期疗效分析[J].中国针灸,2015,35(1):32-35.

[11]季杰,方晓丽.温通针法治疗突发性耳鸣耳聋疗效观察[J].中国针灸,2008,28(5):353-355.

[12] 范郁山,农凤冠,伍丽蓉,.电针配合艾炷灸与中药治疗虚证耳鸣35例疗效观察[J].新中医,2012,44(3):105-106.

[13]于向阳.穴位注射川穹嗪治疗耳鸣72例临床疗效分析[J].吉林医学,2010,31(33):6012.

[14]王黎,吴萍,鞠琰莉,.穴位注射治疗感音神经性耳聋、耳鸣疗效观察[J].中医杂志,2008,49(1):47-49.

[15]郑伟莉.头针晕听区长时间留针配合体针治疗神经性耳鸣60[J].中医临床研究,2011,3(1):28-29.

[16]沈岩.针刺配合耳针治疗耳鸣45例临床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2013,29(8):17.

[17]雷秋慧.电针加背部走罐治疗神经性耳鸣疗效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08,27(4):29.

[18]彭洪,尹金淑,赵亮.声信息治疗感音神经性耳聋,耳鸣[J].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杂志,2004,12(l):28-29.

[19]陈丽敏,王麦香.99例耳鸣患者椎基底动脉经颅多普勒超声观察[J].潍坊医学院学报,2002,24(1):60-61.

[20]薛飞,李泽卿,王秋萍.耳鸣诊断与治疗的研究进展[J].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杂志,2009,23(7):630-631.

[21]董宇翔,张萌,孙晓峰.针刺风池、天柱对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的影响[J].中国针灸,2005,25(12):841-843.

[22]陈文,梁立安,胡湘,.针刺前后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患者脑血管功能相关指标的变化[J].中国临床康复,2006,10(43):17-19.

[23]Dauman R,Tyler RS,Aran JM.Intracochlear electrical tinnitus reduction[J].Acta Otolaryngol,1993,113(3):291-295.

[24]Hazell JWP,Meerton LJ,Conway MJ.Electrical tinnitus suppression(ETS)with a single channel cochlear implant[J].J Laryngol Otol Suppl,1989,18(6):3944.

[25]韩丽丽,刘存志,石广霞.耳鸣的发生机制与动物模型评价方法[J].中国眼耳鼻喉科杂志,2013,13(4):271-273

 

« 返回列表
前一篇:听觉过敏的治疗
后一篇:耳鸣治疗现状 卫旭东
下载区

网站声明:本网站为公益网站,内容的很多素材都是来自于网络,仅用于浏览本网站的人士免费阅读,请勿复制传播。
Statement: The website for public good,many files of it from the internet but retrieved which can be read without copy or spreading.

首页 / 新闻 / 医院风采 / 耳鸣科普 / 医生手术视频 / 耳鸣机制 / 眩晕康复 / 往期沙龙义诊 / 耳鸣治疗 / 医生经验交流 / 专家介绍 / 耳病的中医诊疗

网站总浏览量:5073924次访问         今日访问量:14694次         今日访问IP:1146

Copyright ©2020 耳鸣之光 版权所有 成立于:2014年6月6日芒种
www.tinnitus-light.org 苏ICP备1601337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