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播放
听音乐的方法
  1. 环境/设备:在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最好不要用插入式耳机。
  2. 音量:与耳鸣的响度差不多,就是说你仔细听可以听到耳鸣。
  3. 具体怎么听呢?不要做用脑的事情,保持全神贯注的倾听音乐,做到不去注意耳鸣,成功的状态是当耳鸣和音乐同时存在时,你只听到了音乐的声音,处于无耳鸣状态(详见音乐治疗)
  4. 时间:3次/天(睡前一次最重要),多于30分钟/次,1-3个月。
首页 新闻 本硕博耳鸣课程 耳鸣科普 医生手术视频 耳鸣机制 眩晕康复
科普视频区
耳鸣治疗 医生经验交流 专家介绍 耳病的中医诊疗 论坛
字体:

耳鸣与皮质-皮质下网络的联系
2024/1/13 11:37:14

 郭丹丹 韩朝

 

耳鸣的病因复杂,产生及维持机制尚未阐明。前面我们讲到外周或中枢神经系统都可能参与耳鸣的发生,外周听觉系统异常可导致大脑特定区域发生结构改变;同时,大脑皮质及皮质下区域也可能发生结构性或功能性改变,从而引起耳鸣。然而,早期研究多集中在耳鸣患者局部脑区结构变化与耳鸣的联系。近年来,不断有研究关注中枢听觉脑区及相关神经网络间的交互作用对耳鸣的影响。据此,耳鸣也被认为是一种“网络功能障碍”。

图1耳鸣患者大脑结构中皮质区域(如背侧前额叶皮层、内侧皮层、左侧颞下回、枕外侧回)和皮质下区域(如右侧颞内侧回、海马旁区域)之间存在功能连接

 

图2 红框/实线表示耳鸣患者大脑结构相互联系较紧密的区域,浅灰色框和虚线表示相互联系较少的区域。其中前额皮质、缘上回、枕叶区、听觉皮层、颞中回属于皮质区域;基底核、杏仁核、海马旁回属于皮质下区域。

 

这些脑区间广泛连接并紧密联系,形成网络结构(图1,图2)。其中,皮质及皮质下区域构成的网络结构与耳鸣的形成与发展密切相关:皮质区域(颞叶区,顶叶区及额叶区等)主要为大脑皮层的功能区,这些区域彼此联系构筑的网络结构为皮质网络;而皮质下区域(基底节、杏仁核、伏隔核等)主要是位于大脑深层的灰质结构,与情绪、记忆、认知活动有关,这些区域形成的网络为皮质下网络(图3)。

 

图3 与耳鸣产生密切相关的部分网络结构示意图


以往认为,耳鸣由耳蜗产生,经听觉通路识别与处理后传至大脑皮层,进而被感知为耳鸣。然而,单纯耳蜗(外周)机制假说并不能阐释耳鸣的维持与发展,慢性耳鸣的形成与中枢脑区间的网络联系密切相关。


慢性耳鸣的产生可能是各大脑网络间互相影响的结果,如听觉皮层相关的皮质网络与躯体感觉/视觉相关的皮质网络。大脑皮质的多个部位存在听觉、躯体感觉和视觉等信息的交互,而听觉皮层与感觉皮层/视觉皮层存在密切联系。听觉与体觉(如触觉、压觉、温觉和痛觉等) 的感知具有共同的激活和连接模式,并且彼此之间存在重合的中枢传导通路,而躯体感觉皮层与听觉皮层之间的交互作用已被证实。当听觉/感觉皮层相关的网络与大脑额叶、顶叶等区域构成的皮质网络相互作用时,持续性的耳鸣可被感知。而动物实验已验证耳鸣动物听觉皮层与视觉皮层存在解剖上的联系及功能连接,视觉皮层相关的网络与耳鸣的发生有关,但如何导致耳鸣的形成尚值得进一步探讨。

图4  慢性耳鸣患者的听觉-边缘系统交互作用示意图。灰色区域为皮层结构,淡蓝色区域为丘脑,深蓝色区域为基底节。

 

此外,慢性耳鸣的发展可能与认知相关网络区域(主要为皮质网络)有紧密联系,而认知控制中发挥核心作用的网络是默认模式网络、扣带盖网络、背侧和腹侧注意网络、突显网络和额顶控制网络。已证实认知网络与听觉网络、其他网络间存在功能连接,而背侧注意力网络与后扣带回、边缘系统之间存在紧密联系,可能共同参与调节慢性耳鸣患者的认知和情绪变化。但各个网络在耳鸣发展中的作用尚未完全明确。

 

 

文中内容素材来自

[1] Dobel C, Junghöfer M, Mazurek B, Paraskevopoulos E, Groß J. Tinnitus and Multimodal Cortical Interaction, Laryngorhinootologie.

图片素材来自

[1] Dobel C, Junghöfer M, Mazurek B,
Paraskevopoulos E, Groß J. Tinnitus and Multimodal Cortical Interaction,
Laryngorhinootologie. (图1)

[2] Simonetti P, Oiticica J. Tinnitus
Neural Mechanisms and Structural Changes in the Brain: The Contribution of
Neuroimaging Research. Int Arch Otorhinolaryngol. (图2)

[3] Haider HF, Bojić T, Ribeiro SF, Paço
J, Hall DA, Szczepek AJ. Pathophysiology of Subjective Tinnitus: Triggers and
Maintenance. Front Neurosci. (图3)

[4] Leaver AM, Renier L, Chevillet MA,
Morgan S, Kim HJ, Rauschecker JP. Dysregulation of limbic and auditory networks
in tinnitus. Neuron. (图4)

编者:郭丹丹 韩朝


 

« 返回列表
前一篇:耳鸣进行音乐治疗可能遇到的问题解决
后一篇:耳鸣与压力、情绪状态的关系
下载区

网站声明:本网站为公益网站,内容的很多素材都是来自于网络,仅用于浏览本网站的人士免费阅读,请勿复制传播。
Statement: The website for public good,many files of it from the internet but retrieved which can be read without copy or spreading.

首页 / 新闻 / 本硕博耳鸣课程 / 耳鸣科普 / 医生手术视频 / 耳鸣机制 / 眩晕康复 / 科普视频区 / 耳鸣治疗 / 医生经验交流 / 专家介绍 / 耳病的中医诊疗

网站总浏览量:160657259次访问

Copyright ©2024 耳鸣之光 版权所有 成立于:2014年6月6日芒种
www.tinnitus-light.org 苏ICP备1601337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