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播放
听音乐的方法
  1. 环境/设备:在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最好不要用插入式耳机。
  2. 音量:与耳鸣的响度差不多,就是说你仔细听可以听到耳鸣。
  3. 具体怎么听呢?不要做用脑的事情,保持全神贯注的倾听音乐,做到不去注意耳鸣,成功的状态是当耳鸣和音乐同时存在时,你只听到了音乐的声音,处于无耳鸣状态(详见音乐治疗)
  4. 时间:3次/天(睡前一次最重要),多于30分钟/次,1-3个月。
首页 新闻 本硕博耳鸣课程 耳鸣科普 医生手术视频 耳鸣机制 眩晕康复
科普视频区
耳鸣治疗 医生经验交流 专家介绍 耳病的中医诊疗 论坛
字体:

译文《来自于心理学家的视角》第二期
2017/8/31 15:03:18

 田宏斌

上期回顾:听力障碍者琼不下十次拜访了听力师,不下四次拜访了听力师推荐的心理医生,明明是显而易见的听力损失,是什么阻止了琼向听力康复迈进呢?
请听力障碍者,听力障碍者的家人,听力师,验配师一起走进这个宝贵的案例吧。
 
 
正文
 
来自于心理学家的视角
(二)
 
我们一样,都很固执
 
在进行听力康复时,可以采用一种被称作环式询问的非常有效的询问方式。具体是通过数个有针对性的问题,了解与听力障碍者本人有关的家庭人员在听障者康复中所起的不同作用。问题通常包括:
 
 
   1   谁建议你以及谁知道你预约了门诊
   2   谁最关心你的听力问题,第二,第三是谁
   3   谁最关注你没有佩戴助听器,第二是谁,第三是谁
   4   如果你选择或者没选择助听器,上述的人之间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影响你
   5   上一个问题中对你会有什么影响,你会对他们做什么,又会怎么影响你。
 
环式询问可以帮助听力师清晰地观察家庭互动,当你一旦意识到围绕听障者之间的家庭互动关系,同样重要的是应该邀请那些隐形人一同到场来讨论康复计划,这将有助于计划的实现。不过,一开始琼并没有接受这个方案,但最终她还是同意了麦克、珍妮丝以及珍妮丝的丈夫-维护和平者一起来我的门诊。
 
 
一周后,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到场了,一番客套后,我以“琼的听力损失如何影响他们以及如何影响琼本人”作为开场。我们同时确认了一些交谈规则,如清晰表达,逐个表达,尽量保证琼听得清楚等。
 
不出所料,麦克先开了腔,“我妈妈应该戴助听器,我将负担这个费用。助听器可以帮我妈妈听得更好,她没有理由不选择助听器。”他像个权威的法官一样说着,珍妮丝则紧紧抓着她坐着的椅子把手。
 
“对不起”,我打断了麦克,“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你妈妈的听力损失如何影响到你。”
 
显然,麦克对自己的开场白做了很多准备,但毕竟我们不是在法庭上。“我妈妈不能用电话交流,她把自己孤立了,她也不能参加家庭讨论”他继续说着,此时,琼、珍妮丝、汤姆都把头扭到一边,好像在场的只剩下我和麦克两个人。
 
“你们都在吗?”我大声地问,
 
 
 “对不起,麦克,但是这些话我们听了很多遍了”珍妮丝说。
 
    “当然,你不能了解麦克的感受,但是如果你能了解他的心,珍妮丝,你觉得妈妈的听力损失对麦克有什么影响呢?”我问道。
 
    “我知道麦克的意思,我也确信麦克的沮丧,实际上妈妈的听力问题让我们每个人都很焦虑。”珍妮丝摇着头,求助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我妈妈是个充满爱,乐于给予的人,她从不为自己苛求什么,但爸爸去世后她一下老了很多。
 
    “看着妈妈现在的样子,你很难过,是吗”我问道
 
珍妮丝点点头,然后缓缓地说:“我担心妈妈正在死去。”她朝麦克投去一瞥。
 
我想,是时候把麦克和妈妈之间的矛盾再加一把火了。“实际上我觉得麦克比我想象中好,他很关心自己的妈妈,那是什么让你觉得麦克带给你和妈妈挫败感呢?”
 
“他的语气!”珍妮丝的声音从充满忧伤一下子变得愤怒,同时,琼点点头,深深陷在沙发里。而我也可以肯定接下来的冲突。
 
“她不必这样,”麦克嘟囔着,
 
 “对不起,”我说道,“你的反应就像我的医生对我吼着要减肥。每次见过他之后,我都要大吃一顿给他看看。”
 
我准备和大家谈谈怎么帮助别人了。
 
   “那你让我怎么做?”,现在麦克显得有些愤怒不安了。
 
   “听听你的妈妈怎么说,麦克,你花了时间和努力安排妈妈配助听器,但是你却用顶撞她的方式让好意没有好结果,最终,你会失掉了所有你爱的人。你是否可以问问妈妈,就像一个咨询者一样的问,问她是如何应付听力损失带来的挫败感”此时,除了麦克,所有的人都在点头。
 
    或许,我的话刺激到了麦克,或许我的话本身也像麦克对他妈妈的方式了,我得做些调整:“麦克,从1-10,10表示最严重受挫,你在哪?”
 
“大概11,”麦克立即回答,而所有的人都在静静地听,“当我看到妈妈越来越远离家庭和朋友时,深深地刺痛着我”此时,麦克的悲伤是那么真切而触手可及。
 
我点点头,珍妮丝也充满理解的频频点头。
 
   “11真是个高分,你爱自己的妈妈因此这件事深深刺伤了你,而你又在努力的帮助她。但是你越努力,妈妈越消极,在其他的时间,你还顶撞她。”
 
   “我和妈妈很像,我们都是顽固分子”最后,麦克和妈妈都笑了,气氛一下缓解了很多。
 
 
 未完待续

« 返回列表
前一篇:译文《来自于心理学家的视角》第一期
后一篇:找到原因,大部分耳鸣能好转
下载区

网站声明:本网站为公益网站,内容的很多素材都是来自于网络,仅用于浏览本网站的人士免费阅读,请勿复制传播。
Statement: The website for public good,many files of it from the internet but retrieved which can be read without copy or spreading.

首页 / 新闻 / 本硕博耳鸣课程 / 耳鸣科普 / 医生手术视频 / 耳鸣机制 / 眩晕康复 / 科普视频区 / 耳鸣治疗 / 医生经验交流 / 专家介绍 / 耳病的中医诊疗

网站总浏览量:160644971次访问

Copyright ©2024 耳鸣之光 版权所有 成立于:2014年6月6日芒种
www.tinnitus-light.org 苏ICP备1601337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