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播放
听音乐的方法
  1. 环境/设备:在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最好不要用插入式耳机。
  2. 音量:与耳鸣的响度差不多,就是说你仔细听可以听到耳鸣。
  3. 具体怎么听呢?不要做用脑的事情,保持全神贯注的倾听音乐,做到不去注意耳鸣,成功的状态是当耳鸣和音乐同时存在时,你只听到了音乐的声音,处于无耳鸣状态(详见音乐治疗)
  4. 时间:3次/天(睡前一次最重要),多于30分钟/次,1-3个月。
首页 新闻 医院风采 耳鸣科普 医生手术视频 耳鸣机制 眩晕康复
科普视频区
耳鸣治疗 医生经验交流 专家介绍 耳病的中医诊疗 论坛
字体:

学龄前儿童眩晕诊断
2021/6/1 16:00:33

 授权转载,原文链接:mp.weixin.qq.com/s/RCyLcJl6sLZGK92e5bWkoQ

曾翔丽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受理解能力及主诉能力所限,学龄前儿童对眩晕的主观感受以及伴随症状的确切描述十分困难,因而对于学龄前儿童眩晕症的正确诊疗,对家长及医生均是一项富有挑战性的任务。作者回顾性分析我院眩晕门诊接诊的12例学龄前眩晕患儿的诊疗经过、结果及随访情况,分析学龄前儿童眩晕的常见病因,探讨学龄前儿童眩晕诊断方法的合理选择。

1资料和方法

1.1 临床资料    12例患儿均来自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眩晕门诊,年龄14个月~6.5岁,平均4.4岁,男7例,女5例。年龄分布:≤2岁2例;2~4岁3例,4~6.5岁7例。就诊主诉:≤2岁2例,家长诉患儿不能站立、反复摔倒、恐惧、哭闹。2~4.3岁3例家长主诉患儿不敢站立、行动笨拙、不敢快步行走、恐惧,其中1例反复挠耳、哭闹;5.5~6.5岁7例患儿诉自身或周围物体(如屋顶、蚊帐等)转动或摆动并有明显恐惧感、其中2例同时诉耳内鸣响。

1.2 儿童眩晕及听力问卷  参照Niemensivu等的儿童眩晕筛查问卷,同时增加儿童听力变化的观察内容,于初诊时协助明确患儿是否眩晕发作以及病史细节及听力变化情况,并交家长根据问卷做观察记录。见附录。

1.3耳镜、鼻内镜检查及听力学测试 

1.3.1  常规清理外耳道并行电耳镜检查,3例可见鼓膜内陷、呈积液征。

1.3.2  所有患儿首选声导抗测试,如测试结果提示中耳积液,则行鼻内镜检查寻找积液病因;

1.3.3  如提示中耳功能正常,对≤4岁患儿行ABR(click 及1.0kHz tone burst刺激声)、DPOAE测试,初步确定听力损失程度及性质。

1.3.4  年龄4岁以上患儿,对能配合者加做气导纯音听阈测试,对不能配合者,行ABR(click 及1.0kHz tone burst刺激声)、DPOAE测试,初步确定听力损失的程度及性质。

1.4 前庭功能检查  结合主诉、问卷及听力学测试结果,根据患儿年龄、配合程度及家长意愿,对其中2例5岁以上患儿分别行体位诱发试验及Romberg’s试验。

1.5 影像诊断  对小耳畸形以及听力学检查示中度以上感音神经性聋者共5例(单耳或双耳)及中耳积液1例,均予以颞骨薄层CT扫描+四维重建。

1.6 电话随访 全部患儿随访3个月~2年,内容包括有无眩晕复发、听力改变及行为活动情况,根据随访结果对诊断进行核实或修正。

2结    果

2.1  12例患儿主诉及问卷结果、听力学检测、前庭功能、影像检查及诊断结果,见表1.其中, BPV的诊断参照Russell等 及Drigo等 提出的标准并排除其它眩晕症;MD及BPPV的诊断参照2006年贵阳会议指南 。

2.2   家长对各项检测的态度有:毫不犹豫地接受(简称接受)、经反复阐明利害关系后接受(勉强接受)及拒绝,见表2

2.3 典型病例分析

 NO 1  出生听力筛查双耳未通过,7月龄时听力诊断示双耳重度感音神经性聋,当时因家长犹豫而未行颞骨薄层CT扫描,未能及时发现前庭及半规管发育异常。14月龄幼儿开始学步,前庭功能不良症状逐渐显现。所幸家长既往在医院宣传栏读到相关知识,孩子频繁摔跤、恐惧和哭闹便能联想到内耳问题,颞骨薄层CT示双侧前庭扩大,前庭导水管扩大,见图1-2

图1-2,No1。双侧耳蜗发育欠佳,未达2.5圈,蜗轴显示不清;双侧前庭扩大、外侧半规管较短细。双侧前庭导水管扩大。

NO7 患儿就诊时5.5岁,诉房屋旋转、表情恐惧、不让家长碰触、不让开风扇。耳镜检查:双鼓膜内陷,桔红色,双侧中鼻道及鼻底粘脓,声导抗测试双耳B型鼓室图,镫骨肌声反射消失。治疗3周后复查声导抗,双耳鼓室图由B型转为低峰负压型,个别频率声反射可引出,阈值较正常提高。患儿睡前仍有时诉眩晕,但无明显恐惧感,白天行走及活动正常。颞骨薄层CT示全组鼻窦炎、双中耳积液,冠状位重建示右侧上半规管骨性裂隙。6周后再查声导抗,双侧中耳负压(左耳-110dapa,右耳-100dapa),各频率声反射均可引出,阈值正常。患儿行为及活动正常,但当被问及是否仍有眩晕感时,回答有时会眩晕。声导抗测试正常后,建议行前庭诱发肌源电位检查,家长担心孩子吃不消而拒绝。嘱家长按照问卷做观察记录,随访9个月,患儿亦不再诉眩晕,听力及日常活动正常。

NO 12 男性患儿,6.5岁。起--卧床时觉周围物体旋转,持续约1-2分钟。查体:神经系统无异常发现,外耳及鼓膜未见异常。体位诱发试验提示右侧后半规管管石症。交谈中见患儿时常侧转头倾听。追问病史:17天前双侧腮腺区肿大、低热;2周前突发视物旋转伴严重恶心呕吐、不敢起床、不敢睁眼,于当地医院儿科抗炎、支持治疗后症状好转。听力检查右耳全聋,诊断右耳突发性聋继发同侧后半规管BPPV。经积极治疗,右耳低频听力得以部分恢复,手法复位后,眩晕症状消失,随访半年未复发。

3讨    论

3.1 学龄前儿童眩晕病因及临床表现  因学龄前儿童少有眩晕概念,且无法准确描述眩晕发作时的感受,同时又难以配合大部分的听功能及前庭功能检查,故对学龄前儿童眩晕的发病率、疾病谱缺乏可资借鉴的资料、对临床表现特点缺乏深入的认识。本组12例中,明确由内耳畸形导致者3例(No 1610),可能由内耳畸形导致者1例(No 7),儿童BPV 3例,SOM 3例(No247),BPPV 2例(No 912);MD 1例(No 8),本组未发现中枢性眩晕。可见,其眩晕疾病谱较成人有较大区别。A Golz Choung 报道儿童眩晕的常见疾病为SOMBPV,而成人高发的BPPVMD则少见于儿童。本组中除SOMBPV外,内耳畸形所致者达25%3/12),另外,No7 尚未排除SSCD所致眩晕,内耳畸形比率明显高于其他研究者的报道,可能的原因有:新生儿听力筛查的普遍开展及影像诊断技术的进步,易于早期发现并确诊内耳病;其次,来自珠江三角各工业城镇医院的初步资料显示,小耳畸形的发生率较其他地区高,可能与工业城区环境变化及逐年普及的电器与通讯设备的辐射有关。因而,对于已确诊的先天性感音神经性聋新生儿及婴幼儿,进行内耳畸形与眩晕相关知识的宣教可使家长早期发现问题,并对可导致眩晕发作的诱发因素进行有效预防。

临床表现特点:患儿年龄越小,典型的眩晕主诉越少见,而多表现为摔倒、站立不稳、学步迟缓、哭闹、发作时表情恐惧,多数家长很难以将上述表现与耳病联系起来,如一次发作过后症状消失则长期被忽略,因而,儿童眩晕的实际发生率可能远远高于其就诊率。反复发作者多首先就诊于儿科、神经科或外科。部分不从事本专业的医生在未查及其它系统疾病后有时也不知所措。本组患儿中,能诉说眩晕者最小年龄5.5岁,但本组所有5.5y~6.5Y患儿依然难以清楚描述细节,如是旋转感还是头晕、症状持续时间、伴随症状等。

3.2眩晕的发现与主诉的确认  如上所述,学龄前儿童的眩晕常以如下方式呈现:⑴无法用其它原因解释的反复摔倒、站立不稳、恐惧与哭闹;⑵粗大运动及精细运动发育延迟;⑶患儿模糊的关于“晕”的主诉。⑷显著的伴随症状,如严重的恶心、呕吐。如本组中NO 12,眩晕首次发作时,家长及医生都只注意到恶心、呕吐等症状,而忽视了患儿关于“晕”的主诉,听力损失则连患儿自己也尚无觉察,以至延误诊断。其次,先天性单耳全聋者部分可能为严重内耳畸形,颅压及腹压改变等可诱发眩晕,但因患者听力及言语能力尚好而容易长期被忽视 。以上表现提示可能为眩晕发作,如何进一步明确主诉及病史以得出初步诊断、眩晕的发作次数、发作时的状态、眩晕持续时间及伴随症状同样是诊断儿童眩晕的重要依据,因此作者参照Niemensivu等的问卷设计了包含听功能变化在内的儿童眩晕问卷(见附录),初步回答了上述问题,有待在实践中进一步完善。

3.3 诊疗技术的选择  在获得初步诊断印象后,需要借助相关检查进一步明确诊断。客观、无创、快速、易于实施是选择儿童眩晕诊断技术的原则,其次,需考虑成本-效益比。根据本研究的疾病组成及多数学者报道的儿童眩晕疾病谱,SOM为儿童眩晕常见病因,声导抗为首选方法,它具有无创、快速等特点,多可在安静状态或自然睡眠下完成(极少数需服用镇静剂),排除中耳积液并初步了解听力情况。如中耳功能正常,则需进一步明确听力及前庭功能。对不能配合纯音听阈测试的儿童,必须进行其它客观测试。镇静剂的服用是家长最大的顾虑所在。临床常口服水合氯醛,安全剂量对儿童智力及其它功能无不良影响,但可因呼吸道粘膜受刺激后出现粘膜肿胀、分泌物增多等而发生窒息,仍需要严密观察。儿童脑电图检查亦需要镇静剂,注意事项同客观听力检测。

学龄前儿童前庭功能测试较听力诊断更为困难:首先,检查过程中刺激前庭的反应家长难以接受;其次,对于不能配合的儿童,尚无可以“强制配合”的方法,因而,对儿童前庭功能测试可选择的测试手段极其有限(转椅、较大儿童的Romberg’stest、双温试验)。

影像诊断为判断中耳及内耳畸形的金标准,除对镇静剂的担心外,放射线的辐射亦为家长的顾虑所在。然而,家长对影像检查的接受程度普遍高于客观听力测试及前庭功能检查,可能源于家长们对影像检查功效的“通识”,认为如果影像检查“没事”就可以心安了。

 2总结了家长对各项诊断方法的接受程度,可以看出,担心孩子吃苦或受镇静剂、放射线伤害是家长普遍心态,因而对于学龄前儿童的眩晕,我们推荐的流程为:眩晕问卷确认主诉及眩晕发作情况-—声导抗确认或排除SOM-—其它客观听力诊断(或脑电图)明确听力损失的程度及性质-—影像诊断或(和)必要的前庭功能检查。

本人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个人观点,不代表耳鸣之光网站的观点

« 返回列表
前一篇:鼓室内药物注射~~我头晕我耳聋,医生为什么往我耳朵里打针?
后一篇:咽鼓管功能障碍的表现和评估,以及专家共识
下载区

网站声明:本网站为公益网站,内容的很多素材都是来自于网络,仅用于浏览本网站的人士免费阅读,请勿复制传播。
Statement: The website for public good,many files of it from the internet but retrieved which can be read without copy or spreading.

首页 / 新闻 / 医院风采 / 耳鸣科普 / 医生手术视频 / 耳鸣机制 / 眩晕康复 / 科普视频区 / 耳鸣治疗 / 医生经验交流 / 专家介绍 / 耳病的中医诊疗

网站总浏览量:38330632次访问

Copyright ©2021 耳鸣之光 版权所有 成立于:2014年6月6日芒种
www.tinnitus-light.org 苏ICP备16013373号-2